【帝典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1509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第一章秋寒意与凌秋儿

  传说中世间存在一本帝典,上面记载着十位女帝的事迹。十位女帝各有千秋,或高贵或冷漠,或可爱……何为帝,那便是凌驾于众生之上,独特并高贵。
  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着许多平行世界,存在着许多异度世界,而如今这个故事则是源自一个叫做灵界的地方。

  灵界之中只存在妖兽与人类两个种族,日与日之间不断的在争斗,战争无处不在,然而如今却因为一个女孩打破了格局。

  也正是那一天,她的名字响彻了整个灵界。一个巨大的竞技场内,周围坐满了人群,喧闹声,争斗声随处可见。人如蚂蚁一般随处可见。

  如此盛世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妖兽与人类的战斗终于到达了白热化,但是由于双方势力均等,谁也奈何不了谁,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,最终决定由双方的最强的小辈代表来进行一场决斗。而今天则是两个天赋惊人的女孩最终对决的时刻。

  秋意寒,年仅18,却是整个人类的希望,人类天赋第一人。而另外一名女孩也不简单,凌秋儿,与秋意寒同岁,也是妖兽一族的希望。

  台上的最高处坐着两个老人,目光中都充满了斗志与杀意,他们分别是人类与妖兽的最高首领。林清玄与妖天意。

  「林老头,你们人类马上就要灭亡了。」妖天意率先开口道,声音中充满了得意和自信。

  听到妖天意的话,林青玄则是毫不在意,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。他对自己的弟子最为了解,秋意的天赋有多可怕他是很清楚的。

  「妖老头,别说没用的,手下见真章啊。」林青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道。
  「哼!!你就用你的老眼好好的看着吧。」见到林青玄的反应妖天意冷哼一声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距离约定时间也越来越近,然而两位约定决斗的女主角却迟迟没有登场。俩位老人都不由的皱了皱眉,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。

  「怎么了?她们人呢?」

  「是啊,还打不打了。」

  台下的观众分分的焦急了起来,因为这可是决定了人类和妖兽存亡的一战啊!!
  然而正当人们焦急之时,一道紫光突然从场外亮起。

  哗!!

  耀眼的光芒突然照亮了整个舞台,人们甚至都无法睁开眼睛,一股淡淡的威压瞬间释放,将观战的人们缓缓的推开,露出一条道路来。

  光芒慢慢的散去一个美丽的身影浮现在人们眼前,紫色的秀发随风漂浮着,散发出阵阵清香,如同星空一般的双眸,雪白的皮肤,完美的身材,此时的她正在坐在一个坐骑身上,缓缓的走向比武台。

  「哇!!!是秋女神!!」

  「人类最强天赋拥有着秋寒意!!真是太美了啊。」

  不光是人类,一些妖兽也色眯眯的看向秋寒意,真是个美丽的女孩啊,然而一名妖兽色眯眯的眼神突然消失,然后露出一丝惊恐和不可思议,伸出一只手,颤抖的道:「她身下……」

 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,顺着妖兽所指望去,脸色都是一变,原来秋寒意正在骑乘的坐骑竟然是一个女孩,女孩的衣服只穿了一半,大多数的身子都裸露在空气中,雪白的皮肤浮现在人们眼底。黑色的马鞍紧紧捆绑在她身上,勾勒出了女孩的完美身材,白色的链子拴在女孩的嘴里,链子的另一端被秋寒意轻轻的牵在手中。

  「好美,好高贵啊……」在场的人不由感叹道,如此漂亮的女孩却沦落为秋寒意的坐骑,秋寒意的美臀轻轻的骑在女孩背上的马鞍上,显得是那么高贵,那么漂亮,最为重要的是,马鞍的形状刚刚好和秋寒意的臀部吻合,很明显这是特意定做的。

  「啊,真是太美了啊。」

  在场的人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都发出了赞叹。

  「不……不对!!」最开始发出声音的妖兽依旧颤抖着说道。

  「什么不对啊?」在场的人群不解的问道。

  妖兽先是咽了一口口水,然后断断续续的说道:「被秋寒意……骑着……的……女孩……是凌秋儿啊!!!」

  他从满惊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比武台。

  先是一片寂静,人们都仔细的看了看秋寒意胯下的女孩,和不由深深的吸了口寒气。

  如同洋娃娃的一般的面孔,以及她耳朵上的水晶耳环,她就是妖兽天赋第一人,凌秋儿!!!

  「不是吧~ !!!」

  「不可能!!!」

  台下真的轰动了,台上最高处的两位老者也都无法平静了,不过一位是狂喜,另一位是不敢相信。

  就在人们轰动之时,秋寒意的表情却是十分平静,骑着凌秋儿慢慢的走向比武台,而她胯下的凌秋儿却是脸色红红的。

  林青玄目光中充满着激动,他知道自己的弟子天赋惊人,倒是他还是被自己的弟子给了个很大的惊喜,竟然把妖兽天赋第一人凌秋儿给驯化为坐骑。

  「凌秋儿!!!你在搞什么鬼!!!」妖天意愤怒的咆哮着,整个比武台都因为他的声音颤动着,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生气。不过他生气也是有原因的,妖兽被人类驯化为坐骑的也不是没有,不过所有的妖兽被驯化后都是会化为妖兽真身,而凌秋儿则是不同,她可是以人类形态被骑乘的,这可是侮辱!!并且人类骑乘妖兽本就不需要骑具,那马鞍和白色的缰链都是用来侮辱,这是彻彻底底的打脸。

  人类驯服妖兽为坐骑无非是增加移动速度,然而秋寒意骑着凌秋儿的速度反而非常慢,就现在享受一般。这些还都不是妖天意愤怒的理由,让他真正愤怒的是,凌秋儿的表现明显是自愿的,堂堂一个妖兽公主,竟然自愿给一个人类的女孩当做坐骑。

             第二章一切为了你

  慢慢的,秋意寒骑着凌秋儿慢慢的爬上台。

  目光复杂的看向凌秋儿。而凌秋儿则是脸色红红的,不敢和秋寒意对视。这样秋寒意稍微有些过意不去,不由的想起前天二人初次见面的场景。

  那是一个下雨天。

  秋意寒正在坐在屋子悠闲的看着书,明明后天就是决战了但是她却不以为意。因为她有必胜的决心。她的梦想就只有两个,第一个是带领着人类打败妖兽,另外一个则是治好自己的弟弟,她的弟弟是她最重要的亲人,她需要妖兽王的妖兽之心才能成功的拯救她的弟弟,为此统一灵界是必然的。

  安静读书的秋意寒神情突然一动。之后嘴角流出一丝冷笑,道:「既然来了,还躲着干嘛?」

  话音过后,木质的大门突然打开,强烈的灵力波动笼罩了这个房间。

  一个漂亮的女孩缓缓的从大门走了进来,蓝色的秀发,如同宝石一般的双眸。
  「不愧是秋寒意,好强的感知能力。」凌秋儿笑了笑道。

  「我们的决战是后天,不知你来这里是何事?」秋意寒一脸淡然的道。
  「嘻嘻……我不觉得你有和我交手的资格所以……你就提前死在这里吧!!」凌秋儿眼神中充满了杀意。

  轰!!

  蓝色的灵力狠狠的打向秋寒意,带动周围的空气,发出吱吱的声音。

  然而秋意寒看到到来的攻击却是不屑的笑了笑,紫色的光芒在她身上散发。
  哗哗!!

  蓝色的灵力遇到紫色的光芒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样,不断的退去。

  「怎么可能?」凌秋儿的脸色连变,秋意寒竟然强到这种程度。

  啪!!

 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中响起,原来不知何时秋意寒已经来到了凌秋儿身旁,凌秋儿只感觉脸一疼便摔倒在地上。

  「可恶……」

  还来不及起身,凌秋儿只感觉一个凉凉的东西突然踩在了自己的脸上,尘土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银色的凉鞋反着月光,光滑的,轻嫩的皮肤浮现在凌秋儿眼前,这是秋寒意的一只脚,而另外一只则是踩在了凌秋儿的脸上。

  凌秋儿只感觉大脑嗡的一声,随后就一片空白。自己的脸竟然被秋意寒踩在脚下了!!凌秋儿是妖兽一族的天之骄子,收到无数妖兽爱戴而此时的她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女孩踩在脚下。

  啊啊啊……

  凌秋儿拼命的挣扎着,可是秋意寒的脚就像贴着凌秋儿的脸一样,无论她如何挣扎也无法把秋意寒甩下去。

  看着凌秋儿在自己的脚下不断的挣扎,秋意寒突然感觉很有趣,原本打算立刻杀死凌秋儿的心也渐渐的消失了。

  「可恶……我要杀了你!!!你放开我!!」凌秋儿不断的咆哮着,再次的挣扎着,突然她面色一喜,因为她发现她的脸一轻,秋意寒的脚竟然抬了起来。然而她刚想抬头却发现一个光滑的物体再次的踩在了自己的脸上,让她感觉热热的,滑滑的。秋意寒竟然把她的鞋子脱掉,然后直接踩在了她的脸上。

  凌秋儿只想去死……,但她还没来的及多想,只感觉肚子突然一沉,虽然她因为被秋寒意踩着看不到什么,但是她知道秋寒意竟然骑在了自己身上。

  「你混蛋……!!!」凌秋儿愤怒的道。

  「哎呀,妖兽什么的本来不就是给人类骑的吗?你生气什么呀。」秋寒意笑了笑,挪开了脚。

  凌秋儿用着愤怒的目光看向秋寒意,不过她却没有什么反抗之力。不过她感觉她的世界要崩溃了。

  也就不在反抗,任由秋寒意骑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秋寒意看到凌秋儿的乖乖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,两只手托着下巴如有兴致的看着自己胯下的凌秋儿。

  凌秋儿的脸色红的不能在红了,被自己同龄的女孩骑在身下,并且还是人类的公主。

  「你杀了我吧。」凌秋儿耻辱的道。

  秋寒意沉默了,然后笑了一笑,慢慢的站了起来,然后取出了一些绳子把凌秋儿绑了起来,当然这可不是一般的绳子,这是捆妖绳,只要被捆住就不能挣扎开。

  然后突然秋寒意拿出了许多裙子,有天蓝色的,紫色的,还有金色的。
  「喂,你说它们那个好看?」秋寒意用着甜美的声音说道。

  凌秋儿有些疑惑不明白秋寒意要干什么,便回答道:「天蓝色。」

  「哦……」秋寒意轻轻回应了一声,然后慢慢的脱下了原本的裙子,而换上了天蓝色的裙子,此刻的她就如同美丽的仙子一般。

  凌秋儿不由的也有些看呆了,倾国倾城的评价也不过。

  然后秋寒意慢慢的向凌秋儿走来,每迈一步都是那么的优雅,清香不由的在空气中散发,天蓝色的连衣裙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那么美,在凌秋儿的注视下,秋寒意慢慢的在凌秋儿的身上跨过,凌秋儿只感觉天蓝色的连衣裙不断的在放大,天蓝色的连衣裙轻轻的铺盖在凌秋儿的脸上,那样柔和。粉红色的内裤慢慢的在凌秋儿眼前放大,紧接着就是眼前一黑,脸部陷入了软软的秋寒意的臀部之中,享受着独属于少女的体香。

  此刻的凌秋儿眼前一片漆黑,她此时竟然不是那么愤怒了,如此强烈的羞辱终于让她心底的一种感情萌发了。脸上的柔软的压力,和覆盖在脸上的连衣裙,不断的提醒自己,自己此时正在处于一个女孩的臀下,一个敌人女孩的臀下。
  凌秋儿的心已经被触底的公开防线,此时她竟然感觉到了愉快!!

  慢慢的凌秋儿的眼前亮了,浮现出那美丽的身影,此时的秋寒意正在微笑的看着她。

  「当我的坐骑吧。」清脆的声音从秋寒意的嘴中传出。凌秋儿则是先是脸色一红,然后低声的道:「恩……」

  时间飞逝,第二天。

  秋寒意每天都要去练武,此时的她正回到家中。她慢慢的打开了门,然后走到了一个黑色的笼子的旁边,银色的凉鞋轻轻的踢了笼子一下,一个全身被绑着黑色铁链的女孩慢慢的在笼子里爬到笼子的边缘,秋寒意把她的银色的鞋子移到铁笼旁边,而女孩也慢慢顺着笼子的空隙将她的舌头伸出,轻轻的舔了起来,目光中充满了欣喜,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坐骑一样,就像一个小狗一样,秋寒意也笑了笑,慢慢的蹲了下去,摸了摸女孩的头,而女孩则是幸福的闭上了眼睛。
  「主人,您什么时候才能骑我呀?」凌秋儿有些不满的说道,自己成为秋意寒的坐骑已经一天,然而秋意寒却是一直没有骑乘自己,不由有一些失望。
  秋意寒有些过意不去,明明凌秋儿已经成为自己的坐骑了,自己却没有怎么骑在她身上,那就是不把她当坐骑看!!对凌秋儿来说就是侮辱。

  「秋儿,我和你商量件事情可以吗?」秋寒意商量的语气和凌秋儿说道。
  「主人,你说的事情我一定会答应的。」凌秋儿衷心的说道,连她自己都有一些意外,自己好像真的很喜欢坐骑这个角色。

  「主人我作为人类未来的希望,无论如何都希望人类能够全面的战胜妖兽,所以你能在我们比武的那天,让我骑着你上台吗?」秋寒意看着凌秋儿说道。
  「啊……?」凌秋儿有些难为情的道,在众目癸癸之前作为秋寒意的坐骑上台吗?如果自己那样做了那么自己就真真正正的成为秋寒意的坐骑了,并且是妖兽的耻辱,让自己背叛种族吗?短暂的沉默凌秋儿下定了决定,目光中充满了坚定,道:「恩。」

  ……

  秋寒意骑着凌秋儿慢慢的走上了比武台,秋寒意有些感动和激动,感动的是,凌秋儿为了她放弃了一切的尊严,乖乖像一只坐骑一样爬上了比武台,而激动的是,今天人类将全面的战胜妖兽。

  对不起了,秋儿……为了人类,我会把你完全的当成一个坐骑看待。

  秋寒意手一挥,紫色的光芒在空中凝集成为一个鞭子。

  「驾!!」

  鞭子狠狠的打在凌秋儿身上,凌秋儿咬着牙,快速的爬动着。

           第三章主宰契约与人类帝王

  紫色灵力凝集而成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凌秋儿身上,然而她只是咬着牙默默的忍受着。

  终于秋意寒骑乘着凌秋儿到达到了台上,不过秋意寒并未下马,而是骑在凌秋儿身上傲然的环顾四周。

  「混蛋,凌秋儿你要搞什么!!还有秋意寒我要你死!!」妖天意在台下怒骂着。

  秋意寒嘴角微微一笑道:「原来是妖长老啊,是这样的,我和秋儿妹妹一见如故,并且秋儿妹妹那么漂亮,实力也很优秀,起初我并不是很同意,但是无奈秋儿妹妹苦苦哀求,我就只能破例的收她为我的坐骑。」

  「你说什么!!!」妖天意的目光中方仿佛火焰在燃烧,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,秋意寒估计都要死好几次了。

  正当此时,秋意寒胯下的凌秋儿微弱的声音缓缓的传出,道:「没错,妖长老能给主人当做坐骑是我的荣幸,请你不要在说了。」

  能成为主人的坐骑是多么的幸运啊,能够和主人贴身接触,能够成为主人的代步工具,想到这里秋儿的脸更红了,满眼都是崇拜,不由的伸出舌头轻轻的为秋意寒舔起脚来。

  「你……」妖天意竟然生生的愣在了哪里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秋儿的话,和秋儿的举动让秋意寒心情十分舒畅。

  秋意寒伸出一只手,抚摸着秋儿的额头,突然金光一闪,一个六芒星在秋儿额头上形成。

  妖天意脸色一变,道:「混蛋,你竟然和她签约主宰契约。」

  人类与妖兽的契约形式分为两种,一种是普通的契约,另外一种名字叫做主宰契约,普通的契约则是单纯的骑乘,而主宰契约则是如同名字一样,主宰。
  灵界中有着神灵,而契约的力量则是神灵的力量,一旦签约则是一辈子。
               主宰契约

  1妖兽自愿人类才能与妖兽签订主宰契约。

  2契约时间为无限,直到妖兽生命截止。

  3主人死亡之后,妖兽直接死亡。

  4主人拥有妖兽的所有权,可以单方面结束妖兽的生命,或者转让。

  5妖兽从此以后将不能站立行走,只能爬行。

  6妖兽以后将永远不能说话。

  看到这个金色的六芒星,秋儿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眼神中充满了坚定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哗哗……!!

  就在一瞬间,金色的能量覆盖了秋儿的全身。

  噗……

  秋儿脸色一红,只感觉全身冰凉,因为她的衣服已经消失了,雪白的肌肤,傲人的双峰,圆润的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之中。仅仅只剩下了背上的马鞍,和嘴中的缰绳,坐骑是不需要衣服的,如果硬算的话,以后马鞍和缰绳这两样将是她唯一的衣服。

  秋意寒欣赏的看了看秋儿的身体,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秋儿听见了主人的笑声,刚想开口喊主人两个字,却发现她竟然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。秋儿想了想便不再开口,是了,她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坐骑了,以后的唯一生活就是让主人骑在自己身上,自己已经永远无法再次开口说话了。现在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,但是未来随着秋儿无法开口说话,两人的关系会逐渐淡漠,最终秋儿会彻彻底底的变为一个坐骑,甚至在她心中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坐骑。那时她将忘记曾经身为一个人类的身份。

  妖天意满脸土色,他知道妖兽一族已经输了,从今天起人类将是大陆的主宰,赌约也是神灵作为裁判,没有反悔的机会……

  ……

  「寒儿你干的很好。」一个大殿的门口,一个20多岁青年笑望着秋意寒说道。此青年长相十分英俊,浓浓的眉毛,俊俏的外表,眼神中充满着狂傲。
  「大人您过奖了。」秋意寒微微的鞠了一躬道。眼前的青年名字叫做帝寒风,则是现在人类的最高统治者,也是人类的最强者。人类的真正帝王。

  大殿门口站满了人群,都对秋意寒心中充满了敬佩,无数赞美声络绎不绝。在人们心中人类的三大英雄,资质最深的长老林青玄,人类的帝王帝寒风,还有的就是天才一般的神女秋意寒了。

  「好了,好了,寒儿还需要休息,我有些话要和她说,你们都下去吧。」帝寒风突然发话。

  原本喧闹的声音,很快了停了下来,人们渐渐的散去,由此就能看出帝寒风在人类中的地位。

  帝寒风和秋意寒慢慢的进入了宫殿之中,此时仅仅只有他们两人。

  秋意寒缓缓的走入了宫殿,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,她看都没看帝寒风,竟然一句话没说的坐在了本应皇帝所坐的龙椅上。更令人惊讶的是帝寒风竟然没有丝毫的感觉意外。

  秋意寒淡然的看向帝寒风,轻声道:「跪下。」

  帝寒风听到秋意寒的话之后,则是慢慢的跪在了地上,然后慢慢的爬到秋意寒的脚下,轻轻的舔了起来。

  人类的帝王此时竟然像一只小狗一样!!

  秋意寒轻轻的从龙椅的后方取出一个黑色的项圈,套在了帝寒风的脖子上,一只手拉着项圈,一只脚踩在帝寒风的脸上。

  「就你还算是人类的帝王?」秋意寒轻蔑的道。

  曾经的帝寒风非常的轻视秋意寒,无数次难为秋意寒。

  「呵……曾经的你对我那么看不起,如今的你呢,像一条狗一样,跪在我面前,舔着我的鞋子。」秋意寒冷笑的道。

  秋意寒突然站了起来,牵着帝寒风向宫殿的后方走去。

  秋意寒用手轻轻的按了按一个黑色的按钮,一个大门突然打开,宫殿的内部竟然隐藏了一个暗室。

  秋意寒轻缓的走在了通道之中,就像散步一样,牵着帝寒风如同是自己家养的宠物一样。

  此时的帝寒风心里从满了不自然,虽然被秋寒意这样像狗一样牵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是他依旧不能适应,不过他也无法反抗,因为秋意寒的实力已经早已超越自己。

  正当帝寒风回忆之时,秋意寒的声音再次传来,声音中透露着一丝戏虐,道:「这次我们玩点新的吧。」

  听到秋意寒的话,帝寒风狠狠的打了个寒颤,不明白秋意寒要干什么。
  一个黑色的头盔被戴在了帝寒风的头上,并且后端连有铁链,被秋意寒轻轻的牵在手中,然后一个皮革的马鞍绑在了帝寒风的背上,而后秋意寒也换上了一个银色的铠甲,银色的头盔,银白色的靴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女战神一样,秋意寒慢慢的把帝寒风牵了出来,帝寒风浑身都在颤抖,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走出了宫殿。

  「哇,你看那是秋意寒女神吧。」

  「真的啊,那银色的铠甲真是太帅了啊。」

  「那个爬着的坐骑是谁?」

  「管它呢,看女神就够了。」

  帝寒风热汗直流,但是不敢出一声,因为他实在害怕被人认出来。

  秋意寒环顾了一下人群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真是微微一笑很倾城,世界仿佛都因为这个笑容黯淡,她轻轻的跨过帝寒风,然后任由身体下落,骑坐在帝寒风背后的马鞍上。帝寒风只感觉身体猛然下沉,一股庞大的压力狠狠的压在了帝寒风身上,要知道秋意寒的银色铠甲可是千年寒铁打造,重量足足有千斤之重,这个重量狠狠的压在了帝寒风的身上。帝寒风的双手仅仅的按在大地之上,大地仿佛都在颤抖。

  「太帅了啊,秋意寒女神!!」

  「女神!!女神!!」

  「大家静一静……」秋意寒突然开口道,听到秋意寒的声音,原本喧闹的人群顿时间变得雅雀无声。

  看到大家都不在出声,秋意寒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「骑马打仗也是一个本事,然而现在的我们这个能力已经退化了,无法和古代相比,我现在就交给你们正确的驯马方式。」

  「大家看看我的身下,这个人是我无意间驯化的一个妖兽,现在的他明显连行走都无法做到,此时我们就需要鞭子了。」秋意寒笑了笑,然后从空中突然凝聚成一个紫色的鞭子,然后狠狠的抽在了帝寒风的身上。

  「啊……!!」

  帝寒风只感觉背后火辣辣的,不由的用尽全身力量开始爬动。

  「噢噢噢,不愧是秋女神啊!!」

  在场的人再次感叹,其实用鞭子抽能加速是很简单的道理,但是周围的人已经花痴的白痴了,大脑无法思考,只是不断的叫好。

  秋意寒骑着帝寒风在空地上行走。

  边骑边接着说道:「有时候我们可以利用马做很多事,比如自己的鞋子脏了。」
  秋意寒慢慢的把银白色的靴子伸到,帝寒风的嘴边,帝寒风此时已经无法思考,只能被动的听着秋意寒的话,慢慢的伸出舌头,舔在银色白的靴子上。很快在阳光的照射下,闪闪发亮。

  「底也舔干净。」秋意寒冷冷的道。

  帝寒风没有迟疑,又用舌头,仔仔细细的舔了起来。

  然而此时意外的变故发生了,一个全身裸露的女孩,慢慢的爬了过来,目光中充满着失落与不满,仿佛是一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一样。【假期快要结束了,准备短时间内写完,以后的话有时间在写。】第四章秋风【短篇,过度】秋意寒看着爬来的秋儿有些不知所措,看着秋儿眼中的渴望,秋意寒的心有些动了。
  「秋儿,不行的,我的铠甲很重,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了得。」秋意寒解释的道。

  「呜呜……」虽然听不懂秋儿在说什么,不过秋意寒知道,秋儿是让秋意寒骑在自己身上 .秋意寒想了想,便从帝寒风身上走了下来,然后走到了秋儿旁边道:「你真的要如此吗?」

  看到秋儿眼中的坚定,秋意寒笑了,然后用着优美的跨姿骑坐在秋儿身上。
  噗……

  秋儿狠狠的咬着牙,只感觉全身都像裂了一般,不过秋儿没有倒下,而是坚强的一点,一点的往前爬着,秋意寒被秋儿的举动给感动了。不过秋儿的动作十分缓慢,很快就走不动了,秋儿发出可怜的呜声,不知道为什么秋意寒能够听的出秋儿的不甘。

  就让我来棒棒你吧。

  紫色的鞭子狠狠的打在秋儿的屁股上,要知道,秋儿可是什么都没穿啊。
  撕心的痛在秋儿全身游荡,一道红痕在秋儿的屁股上浮现。秋儿在强烈的痛苦下,再次向前爬去,秋儿顾不上疼痛,仅仅感觉很惊喜,因为她又能往前爬了,她心中有的只有对秋意寒的感激。

  穿着银色铠甲秋意寒的帅气,与秋儿的柔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。

  ……

  「姐姐真是太帅了。」一个少年感叹道。

  听到少年的声音,秋意寒微微一笑,眼神中充满着惊喜,然后很快下了马,向这个少年走来。这个少年就是秋意寒的弟弟,名字叫秋风,因为人类战胜了妖兽,所以她终于为自己的弟弟寻来了妖兽的内丹,成功活了过来。

  「弟弟,你怎么这么快就起来了呀,快去休息吧。」秋意寒担心的说道。
  「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,姐姐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都知道了。」秋风眼睛里充满了感激。

  「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呀。」秋意寒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。

  秋风先是犹豫了一下,然后道:「姐姐……我,也能给你当马骑吗?」
  「啊??!!」秋意寒一惊,然后道:「不……怎么可以,你可是我的好弟弟啊,我是不会那么对你的呀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我好像给姐姐当马骑呀。」秋风脸色红红的道。

  「可是……让我在考虑看看吧。」秋意寒想了想道。

  ……

  人类在秋意寒的带领下,成功的打败了妖兽,建立了人类的帝国,长达数百年的战争也因一个女孩结束了,没过多久帝寒风宣布秋意寒接替他的位置,成为人类首位女帝。

           帝典之灵界终章【超长篇】

  时间一晃,五年已逝。

  一个女孩懒惰的躺上床上,听到闹铃的声音,才不满的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,闭着眼睛的同时,用手去轻按一个黑色的按钮,因为闭着眼睛,按了两三下才成功,一个隐蔽的开关在墙上打开,一个少年全身被捆绑躺在在一个铁质的架子上。
  在嗡嗡的响声下,铁架自动的伸出,女孩依旧闭着眼睛,懒惰的把她那被紫色内裤包裹的香臀微微的抬起,刚刚够好少年的脸部进入其中,机关设置的十分巧妙,当少年的脸部恰好贴紧女孩的臀部之时恰然而止。

  女孩轻缓的坐在男孩脸上,伸了一个懒腰。此过程女孩完全没有看男孩一眼,但是一切都恰到好处,很显然这个机关女孩使用已经十分纯熟,可能已经使用了五年也说不定。

  女孩的眼睛终于缓缓的睁开,然后把她的玉足轻缓的移到地面上方。地面很是奇怪有两个竖条的洞在地面之上,女孩玉足轻点地面,从洞中两个舌头竟然突然伸出,快速的开始舔起女孩的脚来。

  女孩轻吸一口气,神情中带有一丝享受,底下的是两个妖兽一族的人,已经被埋在地底下五年,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五年没见过光了,唯一能见光的只有他们的舌头。

  「哎呀……嘻嘻嘻。」

  因为地底下的舌头,舔到了女孩的脚底,女孩感觉有些痒不由的笑了起来,笑的是那样可爱,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女孩一样。经过如此女孩的睡意几乎已经消失了。| 女孩望向玻璃外照射进来的阳光,感觉心情格外舒畅,又是美好的一天呢。

  突然女孩的胯下剧烈的摇动起来,女孩一愣,原来是她一直坐在臀下的少年已经无法呼吸了,不过她也没有在意,而是再次闭上了眼睛,享受着如同摇篮一般的快感。

  享受的差不多了,女孩用她那雪白的手指再次轻点一个白色的按钮,突然一个黑色的笼子从地面缓缓的升起,一个全身裸露,只有马鞍和缰绳的一个女孩慢慢的在笼子里爬出。

  没错从笼子里爬出的女孩就是秋儿,而坐在少年脸上的女孩就是秋意寒。
  秋意寒统治这个灵界已经有五年了,在这五年之中她已经成功的把妖兽融入人们的生活之中了。

  秋儿的背部已经被骑得变形,背部的形状已经变了,如果你仔细的观察你会发现她背部往下凹,并且刚刚好是秋意寒臀部的形状。并且秋儿因为没有衣服,皮肤不再光滑雪白,而是黑黑的,并且双手双脚都是破破烂烂的,可以说她已经从曾经的女神完成了成为一个坐骑的蜕变。

  秋意寒轻轻一笑,缓缓的站了起来,然后跨坐在秋儿身上,此时的秋意寒的身材十分完美,雄伟的双峰不断的摇摆,黄金的比例,修长的大腿,坐在秋儿身上的臀部露出完美的曲线,现在的秋意寒已经22岁了,已经从一个少女变得更加丰满。此时的秋意寒和秋儿完全是两种变化,原本两个地位平等的少女现在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。

  秋意寒轻轻的拽动手中柔软的缰绳,缰绳经过了特殊的处理,秋意寒手牵着的一般是用柔软的棉花做的,而秋儿嘴里拴着的却是黑漆漆的铁链。

  秋意寒感觉十分温暖十分舒适,仅仅因为秋儿背上,秋意寒臀下的马鞍也是她自己制作的,用上等柔软的丝绸,上部如同云一样柔软,并且坐起来十分温暖,能够在清晨感受到坐骑的温暖,不至于冻感冒,当然下部贴着秋儿的用料就不同了,用的是铁沙,不断的摩擦秋儿的背部,如果把马鞍拿下来,会发现秋儿的背部已经不再光滑了。

  秋意寒轻轻的拉动手中的缰绳,秋儿则卖力的爬了起来,秋儿已经有些吃力,毕竟秋意寒的体重有所增长,虽然秋意寒的身材很标注并不胖。

  秋儿驮着秋意寒缓缓的走进了一个房间,洁白的地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,秋意寒侧坐在秋儿身上,并且缓缓的脱掉了内裤,之后轻轻的打开了淋浴的开关,秋意寒要沐浴了。

  感觉着水温,侧坐在秋儿身上的秋意寒舒适的闭上了眼睛,但是没过多久,秋意寒微微的皱了皱眉,便把秋儿身上的马鞍解了下来,直接坐在了秋儿的背上,这样便舒服多了。

  大概洗了五分钟,秋意寒轻轻的拍了怕秋儿的头,秋儿便乖巧的躺在了地上,看到秋儿乖巧的样子,秋意寒的嘴角不由的露出笑容,沐浴之后的秋意寒的笑容显得更加美丽。

  秋意寒轻轻的跨坐在秋儿的脸上,秋儿则是也十分熟练的伸出舌头在秋意寒胯下舔了起来,秋意寒微微一笑,便接着把她那双雪白的玉足放在了秋儿的肚子上,缓缓的打起香皂。

  几分钟后秋意寒便站了起来,而秋儿则是用舌头舔了秋意寒的全身,代替了传统的手巾。

  当秋儿舔到秋意寒的玉足之时,秋意寒轻轻的踩在了秋儿的脸上,然后在秋儿的身上缓缓的走过,就像是踩在地板上一样。

  秋意寒缓缓的走到了一个衣柜中,然后慢慢的打开柜门,一个漂亮的少女静静站在衣柜里,秋意寒笑了笑,便脱下了少女的上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,之后便脱下了少女的全身的衣服,然后穿在自己的身上。很快少女就变得全身裸露,而秋意寒便慢慢的关上了柜门,这是秋意寒发明的人体衣架。

  「该出去了呢。」秋意寒照了照镜子,雪白的衣服,淡蓝色的连衣裙,黑色的丝袜,银色的凉鞋,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公主一样。

  突然秋意寒突然皱了皱眉,原来银色的凉鞋上竟然有了点灰尘,秋意寒无奈的穿着凉鞋走到了大门口,大门口有一个柜子,黑色的帘子遮盖着,秋意寒轻轻的把自己穿着银色凉鞋的脚伸了进去。

  一个中年被黑色的铁链捆在柜子中,突然发现秋意寒银色的凉鞋伸了进来,他连忙伸出舌头舔了起来,神情中充满着激动,这也不能怪帝寒风,帝寒风已经被关在这里五年了,因为被黑色的帘子遮盖,他已经五年没见过任何东西了,除了偶尔深入其中的秋意寒的大腿了鞋子,所以帝寒风唯一的期待就是能给秋意寒舔鞋,这也是他生活的唯一乐趣。

  帝寒风激动的给秋意寒舔着鞋,然后一不下心突然舔到了秋意寒的脚,帝寒风只感觉到舌头舔到了一个光滑的东西,还没来得及回味,秋意寒狠狠的踢在了帝寒风的脸上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帝寒风大叫了一声,此时的他也知道他做了不该做的事。

  「谁允许你舔我的脚了,你只配舔的鞋不知道吗?」秋意寒冷冷的道。
  「主人我错了……」帝寒风连忙的承认错误。

  「哼,晚了,罚你一个星期舔不了我的鞋。」秋意寒冷冷的道。

  「啊??!!」帝寒风失落的道,不给主人舔鞋,那可是他活着唯一的乐趣啊。

  秋意寒不管帝寒风的求饶,而是走出了大门。

  秋意寒慢慢的走到了一个用茅草搭建的房屋中,那是马房。她轻轻的推开了大门,然后随手捡了些杂草,走了进去。

  一个男孩被拴在了一个木柱上,看到秋意寒到来,目光一喜,便要爬来,可是他却无法所到,因为他被牢牢的拴在那里。

  秋意寒看到男孩的样子,不由轻声一笑,然后走了过去,蹲了下来,缓缓的手中的杂草打开递到男孩嘴边,男孩仿佛饿急了,便在秋意寒手中吃了起来。
  「姐姐,你都一个星期没来喂我了。」男孩突然开口道。没有错眼前的男孩就是秋意寒的弟弟,秋风。

  「啊,抱歉呀,最近比较忙。」秋意寒歉意的道。

  「姐姐,今天你有时间吗?」秋风目光中充满了恳求的道。秋意寒看到自己弟弟眼中的恳求也不好意思拒绝,便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  「真是太好了!!」秋风的目光中充满了激动。

  秋意寒看到弟弟这么高兴,心中也是有些喜悦,她用钥匙把秋风的锁头解开,然后轻轻的跨过秋风身上,然后骑在了他身上。

  秋风只感觉一股压力从他背上传来,这让他十分激动。

  「谢谢你,姐姐。」秋风感动的道。

  骑在秋风身上的秋意寒微微一笑道:「我骑在你身上应该感谢你才对啊。」
  「不,姐姐你别骗我了,你拥有很多人马,有些甚至都成为你的坐骑一年了,而你也仅仅只骑过一次。」秋风依旧感激的道。

  秋意寒倒是愣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「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啊。」
  「是啊,我真是太幸运了,已经拥有被姐姐骑的资格。」秋风感激的道,然后拼进全身力气的向前爬动。

  秋意寒是个很重亲情的人,她依旧爱着自己的弟弟,因此她一周甚至能够骑乘他弟弟四次,要知道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。现在的秋意寒如同女神一样,想成为她坐骑的人络绎不绝。每天她都能收一百个坐骑,有些人等了足足好几年才拥有被秋意寒骑乘的资格,有些甚至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被秋意寒骑乘,但是他们都心甘情愿,因为别人问他们身份时,他们都可以自豪的说,自己是秋意寒的坐骑,即使没被真实骑过。

  所有秋意寒的坐骑都羡慕两个人,一个是秋意寒的室内坐骑,妖兽的公主凌秋儿,另外一个则是秋意寒的野外坐骑,秋意寒的弟弟秋风。

  秋意寒骑在秋风身上在外缓慢的散步,无数人都羡慕的看着秋风,圆润,美丽,雪白的臀部紧紧的压在秋意寒的身上,人们多么希望被秋意寒骑在臀下啊。
  在地上爬着的秋风不由的自豪的仰起头,然而秋意寒则是不放心的道:「你自豪可以,不过千万不能因此看不起别人呀。」秋意寒明白能被自己骑的秋风已经拥有很大的资本,她害怕秋风过于得意,秋风一愣,然后乖乖的点了点头。
  ……

  「弟弟,姐姐去给你买一个新的马鞍吧。」秋意寒问道。秋风连忙激动的点头道。

  一个漂亮的男孩接待了秋意寒,道:「这位美丽的女神,请问你要买什么?」
  「你这里有一些好的马鞍吗?」秋意寒问道。

  店员往身后一指,秋意寒便顺着男孩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  只见有许多小孩走了过来,有男有女。

  秋意寒环顾着这些小孩思考着什么,突然一个小男孩开口道:「姐姐这朵花送给你。」

  秋意寒接过小男孩送的花,不由轻声一笑,道:「人小鬼大,就你吧。」
  听到秋意寒的话,小男孩又惊恐又兴奋。

  店员听见了秋意寒的话,拿出一个黑色的扁扁的马鞍,就像一张纸那么扁,然后露出一个小口,然后金光一闪,那个送给秋意寒花的小男孩被吸了进去。
  然后小口便合上了,秋意寒如有兴致的看着这个黑色的马鞍,此时的马鞍已经不扁而是鼓了起来,秋意寒轻轻把它放在了秋风的背上,然后缓缓的坐了上去,香臀晃了一晃,马鞍很快便凹了下来,配合着那美丽的香臀,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。秋意寒不由眼前一亮,赞叹道:「好软啊。」这是秋意寒这几年来所骑坐的最软的一个马鞍。

  店员也有些得意的解释道:「这个男孩是,妖兽一族中的羽翼一族,天生身体柔软,并且他才6岁,正是身体最佳之时,并且从这几年一直只吃肥肉,一日三餐,便是最佳的马鞍用料,不过价格可不便宜……」

  「没关系,价格不是问题。」秋意寒随手甩出了几块金子。

  「它能使用多长时间?」秋意寒再次问道。

  「羽翼一族的身体生命估计能够使用7天就是极限了,死亡之后会导致身体僵硬,所以建议您,7天之后就将此马鞍丢弃,换个新的马鞍。」店员恭敬的解释道。「恩,我知道了。」秋意寒骑着秋风走出了店中,秋风有些不忍的问道:「姐姐,马鞍中的小男孩七天之后就会死吗?」

  「恩,对呀!」秋意寒神情平静的回答道。

  「我们不能够在第六天时放过他吗?」秋风接着问道。

  「笨蛋,怎么可能,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他的身体结构就已经被破坏了,现在的他只是一团肉罢了,还怎么恢复呀。」秋意寒摇了摇头,说着还用她的香臀,碾了一碾,胯下的马鞍。马鞍的凹陷与柔软,仿佛都在证明此时的小男孩真的只是一团肉了。

  「可是,姐姐,他可是送给你花了啊,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。」秋风不解的道。

  「笨蛋,那个店里的小孩全部都是用来当做马鞍材料的,他们注定都活不成的呀,所以他们的愿望都是在生前能够找到一个美丽的骑主,就像我一样,被我这样的女孩坐在臀下,就是他们的最大期望了,那个小男孩送给我花,也是想我选他呀,」秋意寒笑了笑解释道。

  不由的再次摇动她的臀部,然后看着这个马鞍轻声的道:「怎么样,舒服吗?我还能享受最后的七天哦。」

  说完黑色的马鞍竟然微微的摇动了一下,仿佛是在回应秋意寒的话。

  就像是秋意寒所说的一样,所以小男孩最后才露出即惊恐有兴奋地表情,惊恐的是他知道他只能活七天了,兴奋地是他遇到了一个怎么漂亮的主人,他的死也值了,那些被一些胖的,丑陋的女人骑坐的马鞍可是死的十分不值啊。

  秋意寒骑着秋风来到了一个秋千面前,当然那个秋千也是一个小女孩做的,她的四肢被绑在柱子上,在空中悬起,小巧的双峰被包裹着一层黄黄的类似胶皮的东西,秋意寒慢慢的坐了上去,女孩的双峰被坐的向下形成一个美丽的凹陷,秋意寒轻轻的把着女孩的双臂,嘴中哼着歌曲,顺着轻风摇动了起来。而秋风则是跪在秋意寒的脚下,为秋意寒轻轻的舔着鞋子。

  看着秋风这么乖巧的样子,秋意寒不由的想真正的拥有他。

  「弟弟,和姐姐签主宰契约吧。」秋意寒用着柔和的声音说道。看到秋风沉默,秋意寒想了想再次说道:「弟弟,你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,如果你真的答应,那么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坐骑了,一个我可以任意骑乘的坐骑,我那时永远不会在叫你弟弟,不对,应该说我永远不会在与你说话,我将不会把你当人看待。那个时候你将真正的属于我。」

  秋风先是一愣,然后开始了思想斗争,决定自己的命运时候到了,自己真的要放弃尊严永久的的去做一个女孩的坐骑吗?以后自己将不再会说话,不能行走,真真正正的属于自己的姐姐。

  「恩。」秋风点了点头。

  秋意寒则是露出了笑容,坐在秋千上,伸出一只手放在了秋风的额头。
  金光一闪,秋风的衣服也想秋儿一样缓缓的消失,秋风有些不适应,有些害羞,应该自己的身体被自己的姐姐看到了。

  所以脸色红红的,秋意寒安慰的道:「没关系的,不要害羞,现在的你是一个坐骑了,坐骑是不需要衣服的,坐骑也是不需要害羞的,不是吗?」

  听到秋意寒的话,秋风想了想,对啦,自己是一个坐骑了,那还害羞怎么啊。
  看到秋风已经不害羞了,秋意寒轻轻一笑,站起来身,然后跨坐在秋风身上,秋风感觉背后一沉,双手双脚都直接接触大地,唯一他已经没有衣服,没有鞋子。
  紫色的光芒在秋意寒手中凝聚成一个鞭子,狠狠的打在了秋风的身上,秋意寒手中的缰绳狠狠的一拉。

  秋风感觉他的后背和嘴中都是火辣辣的,这还是第一次姐姐,不会,第一次主人用鞭子抽打自己,他明白从这一刻开始,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坐骑,一个属于秋意寒的坐骑。

  「接下来,就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呢。」秋意寒微微一笑,再次狠狠的用脚踢了踢她胯下的秋风。

  ……

  一个房间之中,秋意寒正带有复杂的目光,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女孩,凌秋儿,这个已经给自己当五年坐骑的凌秋儿。

  「秋儿,你要知道你是妖兽一族的公主,是他们未来的希望,只要你不死他们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,所以……对不起了。」秋意寒闭上了眼睛的说道。
  然后凌秋儿则是没什么反应,因为五年的时间凌秋儿都已经快淡忘了人类的语言,她甚至认为她自己生来就是一个坐骑。

  「不过你也不要担心,这五年我为了你,学习了,神变之术,给把你变成任何一件物品,那个时候你虽然是真正的死亡,不过我这一辈都会使用你,我都不会忘记你。」不管凌秋儿听没听懂,秋寒意缓缓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秋儿的头上,然后不忍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雪白的肌肤在浴池中浸泡着,秋意寒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个,十多分钟过后她缓缓的起身,暴露出她那完美的身材,然后她轻轻的走到床上,目光复杂的看着一个紫色并带有一个美丽图案的内裤,然后缓缓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,用那个美丽的内裤遮盖住了她那神秘的私处和她那雪白臀部。

                (完)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5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